冯仑:人为什么会困惑?

意见领袖丨冯仑

曾经有一段时间,我一直琢磨人为什么会困惑,什么人会困惑,什么时候人会困惑?

我发现了一些特别有意思的规律。

小孩子特别容易困惑。为什么?他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,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。对未来有很多不确定的判断,让他感到困惑。

有时候,有一些人书读多了反而更困惑。为什么?读书多了以后,可选择的路变得非常多。面前仿佛打开了一百扇门,反而不知道怎么选了,于是变得特别困惑。

还有的人,在一个‘轨道’上按计划走,突然计划被打乱,‘脱轨’了,会困惑,变得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比如他从北京开车去上海,每天走多少公里,什么时候加油,什么时候吃饭,什么时候停下来休息,睡一觉……本来这一切都是按计划走,突然出了点小意外,预定的方案被完全打乱,他可能变得慌乱,不知所措。

也就是说,在没意识到变化,却突然有了一个变化,不得不去做选择的时候,人生突然出现了被动的机会,要做一些被动选择的时候,人可能会变得非常的困惑,甚至是痛苦。或者说,很不愿意做某种选择,但现在必须得做选择的时候,人会困惑,会痛苦。

我在抖音上看到过很多这样的小故事,各种各样奇怪的意外故事。有的人突然遭遇家庭变故;有的人本来上班上得好好的,突然一下子被公司解聘,没活干了,等等等等,然后面临再选择。可是这个再选择,他们从来没想过。

还有的人,日子过得挺好,夫妻恩爱,父慈子孝,而且收入很稳定,有能力供房,看上去一切都是那样的幸福,但突然之间,夫妻两个人中有一个人没工作了,供房出现问题,然后就需要考虑这房子怎么办,是借钱继续供,还是把房子卖掉?如果卖房,房子卖掉以后又怎么办?出现了好多选择,随之生出一堆烦恼。

总而言之,在人生岔路口上做艰难的选择的时候,人往往会纠结、迷茫、困惑、痛苦。

当然,也有两种人不会困惑,也不痛苦。

一种是在监狱里的人。他没得选,他把痛苦当日子,也就无所谓痛苦。

一种是把世界看得特别明白的人。他的价值观,他的主张,他的信仰,都特别清楚,他对自己想怎么活着,对自己的生活和未来都特别坚定。这样的人不会困惑,也不痛苦。哪怕你给他打击,他会觉得你是在成就他,反而很高兴;你强迫他做选择,他会认为这是一个成功的机会;他会倒过来想问题,会把痛苦当幸福。

除了这两种人,我们普通人面临出乎意料的、复杂的选择时,一般都会困惑,然后迷茫,痛苦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自由本身也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。

有的人在监狱里,处在一个恒定的状态,没有自由,也不选择。可是一旦从监狱里出来,不得不选择时,他怎么选呢?去就业,没人要;去买东西,没钱;去谈恋爱,没人搭理;想回监狱,不让回。他怎么办?

没法选择了,甚至可以说,选哪个,后果都不清楚,于是就出现了所谓‘自由的恐惧’。电影《肖申克的救赎》里,年迈的图书管理员千辛万苦出来,自由了,但是他也痛苦了。在面对外边这么多可能性,这么多自由的选择时,他不知道该怎么选择,他觉得很痛苦,于是选了最差的选择——自杀,从而拒绝其它所有的选择。

那么,当我们面对岔路,面对众多选择的时候,迷茫、困惑的时候,该怎么办呢?我觉得,其实也是两件事。

第一件事,主动去做选择,不要被动地让人选择,这是最重要的。同样一个难题,有人觉得是丧事,有人把丧事当喜事办。面对麻烦,你主动去选择,比被动让人来选择你,要好得多,这是一个态度问题。

第二件事,面对复杂的选择时,自己要有一个清晰的价值观,要有积极的态度。

所谓价值观,就是得有一个是非对错的判断。比如说,如果你认为含辛茹苦是一种美德,是一种毅力,在受苦的过程中,你就没什么痛苦。但如果你有另外一套价值观,觉得人应该好吃懒做,‘我是大爷,我该得你们伺候,一辈子得有人养我’。一旦哪天这大爷做不成了,你就会很痛苦,因为你的欲望和现实环境发生了冲突,价值观让你做了一个被动的选择,你就只能痛苦了。

换句话说,其实每一件事情本身没有什么特别的,只不过我们对这个事情的看法不同,态度不同。

有一次我和王石从旧金山去大峡谷,因为是去大峡谷游玩,我俩都挺高兴。到了旧金山机场,同行的翻译突然出问题了。他刚到美国不久,有一个什么证件不齐全,飞机不让他上。如果他要继续帮我们做翻译,得去补这个证件。

补这个证件需要多长时间?不确定。能不能补下来?不知道。搁一般人,肯定会觉得旅游公司或者提供翻译的公司失职,要投诉,要赔偿,会很不高兴。

可是王石特别有意思,不仅没生气,还特高兴地跟我说,‘这太好了,这可给咱俩一个随便逛的时间,咱就在机场随便溜达,他啥时候完事儿了咱啥时候走。’

他这么一说,原本很紧张的翻译一下子变得特别放松,抓紧去补办证件,结果过了一个多小时,他就把这事办成了,然后我们继续旅行。

所以说,就这么个事,人的开心和不开心,都取决于看事情的态度。如果把它视为疏漏,也许这一两个小时大家都会生闷气,但把它当成给我们的一个意外的时间,我们就很高兴。

我们到大峡谷以后,那天晚上在旅馆里坐着聊天,突然感觉房子在晃,开始有点懵,后来反应过来是地震,我们就往楼下跑。跑到楼下以后,看到空地上站着一堆人。有的人惊恐万分,也有人很从容,我和王石则有些高兴,觉得能赶上这样的事,遇到地震但也没事,也算是人生中少有的经历。

其实事情从来没改变过,改变的只有我们自己对事情的态度。态度改变了,人生也就不一样了。

《庄子》里有这样一个故事,庄子家人去世了,他鼓盆而歌。别人指责他说,‘你不哭也就罢了,怎么还能敲着瓦盆唱歌呢?太过分了。’庄子却说,‘人总是要死的。生死不过是像四季更替一样,既然到这个时候他走到了他该去的地方,当然就不用为之哭泣了。’

真正的乐观主义者,在任何时候,都能看到积极的那一面。

(本文作者介绍:万通地产董事长,自媒体“冯仑风马牛”出品人)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katse.org/52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