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国打压、Google“断供” 鸿蒙能拯救华为吗?
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 

文/莱安娜 布蕾妮

来源:深燃财经(ID:shenrancaijing)

华为催生出来的鸿蒙满足了外界的一部分期待。

9月10日下午,在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(Together)上,华为正式推出了鸿蒙2.0系统,确定会适配智能穿戴设备,并宣布明年接入手机线。

另一个关键领域——移动生态中,华为HMS Core(华为移动服务)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。目前,全球集成HMS Core的应用达到9.6万个,海外精品应用上架到华为应用市场(AppGallery)的数量从去年的6000个提升到7.3万。

曾几何时,华为只是硬件制造商,被Google“断供”后,反而加快步伐走出舒适区,做不擅长的系统等软件层。

鸿蒙1.0在去年8月发布时,还只是一个PPT的纸面计划,其间一年时间也未对外界披露太多,甚至有评价说,以前手机有期货,现在连OS都有期货了。华为的硬件策略是1+8+N,即手机+平板、电视、电脑、手表、手环等+物联网,鸿蒙作为支撑系统,到了今年的2.0版本,看样子是要真拿出代码来了,不少业内人士的评价也开始趋于正面。

有分析称,HMS Core和鸿蒙OS,都是手机系统中最为关键的,直接影响到应用开发者,而国内的安卓阵营本就分裂,现在又多了个鸿蒙,开发者需要增加对它的适配。换句话说,谁拿住了开发者,谁就拿住了用户和市场。

一位开源人士告诉深燃财经,鸿蒙虽说是救命稻草,却是被催生出来的,承担了不该承担的众望。“从目前看,原本并非是应对当前局面的鸿蒙,目前需要成为桌面、移动、嵌入式等各种领域的OS。”

鸿蒙OS慢慢来,先借HMS生蛋

先划个重点:

1、鸿蒙OS 2.0主要加强了分布式的能力。鸿蒙OS将在2020年底首先对国内开发者发布针对智能手机的HarmonyOS beta版本。搭载鸿蒙OS的手机会在2021年到来。

2、EMUI 11系统充分借鉴了鸿蒙2.0的分布式技术,使用EMUI 11的手机未来可以升级鸿蒙OS 2.0。

3、HMS Core 5.0发布,拥有支付、广告、浏览、地图、搜索等五大服务引擎。目前已经扩展到图形、人工智能、媒体、系统、安全、智能终端等7个领域,开放能力数量已经从去年的14个增长到56个Kit,API从885个升至12981个。

4、loT领域,HUAWEI HiLink已激活5000万生态用户,智慧生活APP装机量累计达4亿,全场景设备交互请求日均10亿次。

看完当天的发布会,资深产品经理判官感觉华为想做Google+苹果+高通+亚马逊的集合体,不单单是发布鸿蒙OS2.0,相当于是在打造基础设施,包括系统、硬件、芯片以及云服务等。

鸿蒙的进展,是最受关注的话题。

根据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公布的面向开发者的Beta版本时间轴,2020年9月10日,主要面向手表、车机、大屏三类终端,12月,正式面向手机,逐步实现不同终端的覆盖。

手机作为核心设备,对通讯稳定性、芯片兼容、待机等有硬性要求,未经大量验证的鸿蒙系统,从外围的非手机设备进行冷启动,利用HMS去迁移安卓的生态,有点借鸡生蛋的意思。

“不可能凭空弄来这么多开发者和用户,因为用户不在乎底层用的是什么OS,也没有必要非要追求现在就把手机搭载鸿蒙,反正底层的Linux和安卓美国是禁不了的,华为就日拱一卒,在现有安卓的基础上一点一点迁移用户。”判官对深燃财经分析。

华为移动生态中的HMS Core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。

之所以做HMS Core,其实是对标GMS的。安卓虽然是开源的,但背后是Google说了算。Google基于开源安卓做了一套GMS系统,绑定了自己的多数服务,如邮箱、搜索、视频、地图等。

以前有Google集成的服务,不需要单独造轮子,现在华为被制裁,GMS用不了了,将来安卓系统有可能也无法继续升级。

“这也倒逼华为借HMS的机会,重新把自己的轮子造出来。”判官称,同时,在HMS的生态体系下培养自己的终端用户和开发者,只要将他们握在手里,就具备了与Google博弈的能力。

但其实这些轮子并不是从Google断供GMS系统才开始做的,因为国内的华为、小米、OV无法使用GMS service,都在打造安卓框架之上的自己的软件服务体系,只不过华为把它独立成HMS的概念发布出来了。

在当天的开发者大会上,华为还温和地踹了一脚小米生态链的模式,称自己不会做loT行业的破坏者,给传统的家电家具厂商提供技术支持,但不会自己下场做产品。

这种以生态对开发者进行支持的能力,是华为的优势。“华为骨子里是一家to B的公司,在这一点上,算是回归传统优势战场。”判官称。

鸿蒙非华为不可,但大局难改

Google诞生近三年的操作系统Fuchsia,同样希望统一智能家居、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等不同设备,用单一系统建立庞大的生态圈,但到目前为止,Google并没有将它应用在任何一款设备上,用户感知度低。

从这个维度看,华为鸿蒙OS和它站在同一起跑线上。这在判官看来,是华为弯道超车的机会,而谷歌的断供,客观上加快了华为的研发进度、应用速度。

至于结局会如何,难免让人联想起,三星bada、诺基亚的MeeGo、palmOS、阿里云OS、三星Tizen,都想独立于安卓之外,几乎无一成功。

但判官认为不可同日而语,以上系统装机量不够,用户不够普及,包括当年应用的变现渠道非常有限,反观Google做Fuchsia就是基于足够的用户触达量,对最重要的广告业务就越有利,今天的华为基于技术、资金、时间节点以及国内、海外终端的积累,从头搭建生态是顺理成章的,国内也只有它有这个实力。

但选在距离9月15日还剩5天的敏感节点揭晓鸿蒙2.0,所有人都为华为捏了一把汗。

自去年5月至今,美国先后对华为发起三轮制裁,受实体清单影响,华为面临无操作系统、无芯片可用的局面,而9月15日是断供的最后期限。坏消息还在传来,近日韩系、美系存储芯片厂商三星、海力士、美光也将陆续断供。

鸿蒙OS何时搬上手机成了大家更关心的问题。“只要愿意,华为明天就可以换上,但没有那么重要。”判官持有几乎和余承东一样的观点。理由是,一方面Google不会彻底断供,另一方面,就算急于换成鸿蒙,也属于消费者甚至开发者感知不到的层面。

悲观的观点是,华为带来了最新的鸿蒙OS,即便还有HMS Core,挽回的局面也是有限的。

此前的禁令主要是切断向华为供应Google的GMS,华为从去年正式研发的HMS Core,对应的底层能力包括搜索、地图、支付等底层能力。截至目前,HMS支持了9.6万应用,拥有 180万开发者,4.9亿活跃用户,今年1到8月,实现2610亿应用分发量,余承东将其形容为“全球第三大应用生态正在破土而出”。

但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认为,不论自研与否,华为在海外市场如果不使用Google的GMS套件,便没有替代方案,也就是说,在海外市场必须依赖谷歌。

至于国内市场,安卓系统本身不受影响,华为这套软件生态新品也改变不了硬件被断供。“自它进入中国市场以来,就不是原生的系统,被各手机厂商改造,Google公司基本没有掌控能力。”王超称,即便如今Google在全球范围内对安卓系统的控制欲变强,但对中国这个独特的市场几乎无能为力。

复刻安卓、“驯服”死敌?不是钱的事

鸿蒙是被催生出来的,承担了它不该承担的众望,抛开“拯救华为”的重大使命,对于最新发布的这套软件生态新品的商业前景,不止一位受访者划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会上提到,华为将在罗马尼亚、俄罗斯、埃及、墨西哥和马来西亚新建5个全球开发者服务中心。这些在王超看来,是一些国家小的开发者,而大的开发者在iOS、安卓活得很好,很难有动力到华为生态来。

对标Google的Fuchsia,鸿蒙OS的优势是华为拥有更多的用户和设备量,但王超认为,核心是能不能让开发者赚到钱,而在这个问题上,对手过于强大。

安卓系统与iOS均不靠广告靠分成,也就是说,广告收入对开发者的吸引力有限,但不同于iOS,Google对安卓系统的控制力、盈利能力也都有限。App Annie在201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Google Play的下载量是iOS应用商店的两倍多,但收入却只有iOS的65.4%。

“Google play原本就很容易被绕过,加上在中国,安卓市场是完全免费的。”王超告诉深燃财经,安卓作为一个进化了十多年、在全球范围内非常成熟的手机系统都收不到钱,华为还能收到钱吗?何况在稳定的安卓生态下,再打造一套软件生态的难度就可想而知。

那么华为能吸引手机厂商吗?

目前安卓阵营TOP5手机厂商,除华为外,还有三星、小米、OPPO和vivo。抛开三星,另外三家国内厂商是否有可能采用鸿蒙系统?

“不可能的。”王超表示,哪怕对方是阿里或是腾讯,大家都可能尝试,但偏偏是越做越大的华为,是这些厂商的死敌。

余承东昨日透露,华为手机过去一个季度在国内市场份额占比超51%。Canalys公布的中国大陆市场的第二季度手机出货量情况显示,华为市场份额高达44.3%,是二三四名即vivo、OPPO和小米的出货量之和。

“各家都不会用,除非Google对他们也斩尽杀绝了。(其他手机厂商)用到最后,只会对鸿蒙越来越依赖,未来可就是把命都交给它了。”王超特别提到,Google做手机主要为了展示用,不为出货量,对手机厂商没有威胁,这和华为完全不同。

总的来说,王超的观点是,鸿蒙适用华为自身、合作的厂家以及小范围内的生态是没问题的,但让其他手机厂商采用它的系统,是难于登天的。

“华为在鸿蒙上投入多少,有多努力先不说,至少华为难以复制安卓的成功,这不只是钱的事。”上述开源人士对深燃财经表示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PC4f5X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katse.org/47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