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亚迪的第三场战役:曾让郭台铭恨之入骨,现在瞄准了马斯克?

来源:DeepTech 问芯Voice(semiconvoice)

作者:李薇

筹划比亚迪半导体分拆上市,整车业务开启大额增资,并计划推出高端新能源汽车品牌。近段时间比亚迪集团动作不断,面向汽车市场的打法也愈发清晰。

既开放车用零部件供应,又积极推进整车业务,外界揣测——莫非比亚迪要做汽车电子时代的三星?

未来的蓝图埋在历史的脉络里。

在过去的二十余年里,比亚迪以手机电池起家,从索尼口中夺得大单。继而与富士康过招,气得郭台铭牙痒痒。之后,又凭借率先推出的电动车,获得股神巴菲特的青睐。比亚迪在崛起之路上,可谓是上演了一出出好戏。

财报显示,汽车、代工与电池为比亚迪当前的三大业务。这不仅意味着比亚迪逐步拼齐的业务板块,还代表着其过去分别同索尼、鸿海和丰田共同打响“三场战役”。

在全球驶向智能电动汽车赛道的当下,比亚迪的第三场战役,才真正拉开序幕…… 

手机电池起家赚得第一桶金

比亚迪诞生于1995年的深圳。彼时,PC和2G、3G等无线通信是全球电子产业的两大核心驱动力。在手机制造领域,由于技术含量和利润水平较高,电池被视作一门好生意。

一块手机电池能卖到数百元人民币的价格,这一市场却被日本厂商长期垄断。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首先瞄准了生产手机电池的机会,随后比亚迪不仅研发出第一块日本以外的锂电池,更通过和日本厂商抢订单赚得第一桶金。

进军手机电池领域,除了要解决技术研发问题,更要躲过的索尼等日本电池大厂编织的技术专利网。

“一种新产品的开发,60%来自公开文献,30%来自现成样品,5%来自原材料,自身的研究实力实际上只有5%。”基于自身对产品开发的理解,王传福带领集团通过模仿式创新积累了大量专利。

由于懂得拆解技术,比亚迪更接连躲过了索尼和三洋电机的控告。

具体而言,索尼申请的技术是有确切范围的壁垒性技术,而比亚迪在调整电池规格后便能避开这个范围,侵权也就无法成立。举例来说,一项既有专利要求电池容液容量在0.4毫升以上,比亚迪就把电池液容量控制在0.4毫升内。

下一个问题是量产。

自动化生产线动辄千万元,为降低成本,王传福采用了“人海战术”,把生产线逐一拆解成人工工序。日本厂商在生产镍镉电池时,需借助机械臂将正负极片贴在电池上,王传福则将生产线拆解成73个步骤,并用精确到毫米的夹板模具厂卡住电芯,再让工人模拟机器人手臂,竟也能满足良率。

模仿式创新加之人海战术,比亚迪凭借压倒性的价格优势,快速打开市场。

1995年,比亚迪从索尼手中夺得台湾大霸电子的大单。到了2000年,因为2.5美元对单颗电池报价远远优于日本厂商8美元对报价,比亚迪成为摩托罗拉首个中国锂电池供应商。

在锂电池市场撕开一道缺口的比亚迪,很快成为全球第二大充电电池生产商。到2010年,比亚迪手机用锂离子电池的全球市场份额已来到8.75%。

跨足手机制造,挑战代工之王

抢食索尼的电池订单之后,比亚迪将目光投向了台湾地区的鸿海。

鸿海被称为IT领域的“代工之王”,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制造服务集团,以模具、精密制造能力见长。鸿海自1991年上市,连续多年蝉联台湾企业营收榜首。比亚迪不仅在营收规模上相去甚远,由于主业为电池制造,能力更是与前者大相径庭。

如何与代工之王抢夺市场?

比亚迪的策略被称为“用郭台铭的方法打郭台铭”。换言之,比亚迪再次调用了模仿技能。

鸿海从连接器起家,逆向整合手机、笔电等代工。比亚迪则从手机电池开始,横向扩展到屏幕、镜头模组、键盘机壳模具等各类零组件,向上跨足手机制造。

首先,比亚迪的业务切换路径,就与鸿海相似。

2005年,鸿海指控四百名鸿海旗下富士康员工转投效比亚迪,在比亚迪复制与富士康相似的生产流程,并向比亚迪索赔港币五十一亿。这一指控,也从侧面揭示了比亚迪的模仿路线。

在控制成本方面,比亚迪也极力对标鸿海。鸿海在深圳龙华区开设工厂,比亚迪选取了成本更低的葵涌小镇。鸿海在捷克设厂,比亚迪就去更偏远的罗马尼亚。

从鸿海这里,比亚迪抢到了诺基亚这个大客户。值得一提的是,类似于今天的苹果,诺基亚也希望扶植新的供应商以增强产业链控制力。借力诺基亚,比亚迪很快摘得“大陆版鸿海”的称号。

2006年,比亚迪手机代工业务营收已经增到了51.35亿元;到2019年,这个数据已翻了十倍。

代工早已是比亚迪营收的重要来源,但比亚迪一直闷声发大财。大众眼里的比亚迪,一直是车企或是电池企业,这种认知在近年才有所改观。

2019年,雷军借一条微博透露,比亚迪成为小米9的供应商。比亚迪官微也转发雷军微博称:“没错,是我”。中美禁令影响下,比亚迪更接了华为的订单,其代工业务也因而名声大振。

当前,比亚迪承接苹果、三星等国际主流品牌的代工业务,已经成为全球范围内重要的代工企业。着眼于未来的万亿收入目标,王传福在2019年表示仍将重视代工业务。

电动车下半场,第三场战役又打响

电池、代工之后,比亚迪的第三场大战围绕汽车市场展开。2003年,通过收购原西安秦川汽车有限责任公司,比亚迪开始从事汽车业务。

如何拷贝成熟的模式及技术并规避侵权,以及如何降低成本,比亚迪早已赛出自己的经验。凭借积累了汽车整车和零部件的研发、设计及制造能力,比亚迪让丰田目瞪口呆。

2016年,比亚迪汽车一举摘得产量增幅第一名、销量增幅第一名、单一品种中级家庭轿车销量第一的“三冠王”。

不过,比亚迪的汽车梦想很快遭遇挫折。

产业机遇尚未成熟,即使是领先者也无法兑现红利。在2019年出现断崖式补贴滑坡后,新能源玩家更是元气大伤。

王传福曾表示:“当我发现比亚迪也有做汽车的机会时,我冲上去都嫌慢,我要扑过去。”早早扑入汽车市场的比亚迪构建了自己的先发优势,但或许当下才是放大招的关键时机。

一方面是产业环境的改善,由补贴驱动转变为产品驱动后,市场更为理性。同时,手机端红利见顶,一众企业布局汽车变得更为迫切。

另一方面则是比亚迪自身的业务扩张需要。原本汽车业务陷入增长瓶颈,而比亚迪在生产电池的同时,也生产整车的几乎全部部分,无疑有着得天独厚的市场化机遇。

如果说比亚迪入场之时的对手是丰田,下半场的同赛道玩家则要丰富得多。传统车厂、外资品牌、造车新势力之外,还有科技巨头轮番登场。

新一轮赛点开启后,比亚迪会打响怎样的战争?横跨汽车、电池、IT、半导体等多个领域,比亚迪将开放集团供销体系写入集团核心战略。

此前中信证券判断,比亚迪后续更大的投资价值是作为中性的“新能源汽车一站式解决方案提供商”,包括锂电池、半导体、三合一电机/电控技术、电动车平台等。

在半导体领域,比亚迪半导体是国内唯一拥有IGBT全产业链车企。从重组到引入两轮战略投资,再到筹划分拆上市,直指其成为车规级功率半导体供应商的目标,也可视作是比亚迪车用供应链开放的里程碑。

稳步扩大供应链外部供应之际,比亚迪在整车领域频繁布局。

1月21日,比亚迪宣布拟配售1.33亿股H股,筹资229亿港元。日经亚洲评论指出,比亚迪此次筹资意在对抗特斯拉。

2月2日,比亚迪宣布拟对比亚迪汽车增资30亿元人民币。此外比亚迪会议纪要显示,公司将于2022年推出新能源高端品牌。

在整车领域对抗特斯拉,在车用供应链方面,电池业务必定会遇上宁德时代,半导体则要迎战斯达等厂商。重新校准定位后,比亚迪也将迎来一系列劲敌。

结语

在汽车市场上,比亚迪眼下遇上了代工市场的老对手。鸿海进入“后郭台铭时代”,增长曲线也瞄准电动车。

前不久,鸿海还牵手吉利成立合资公司,跨足电动车代工。与鸿海相比,凭借惊人的业务宽度,比亚迪可以讲出更为丰富的故事。

王传福此前公开表示:我们现在整个技术上比它(鸿海)强,因为我的技术领域比它多得多,他仅仅是一个模具加一个EMS,我们有电池,有汽车。

比亚迪低调多年的半导体业务亮相后,王传福也大可以列举半导体。业务线之外,量产经验也应当是拿得出手的论据。

针对代工之王鸿海进入电动车,市场开始热议,鸿海能否顺利由手机代工转为汽车代工。

不过,这一次比亚迪走在了前面。借助与网约车公司滴滴的合作,比亚迪已经成功吃上代工汽车的果实。

也许,比亚迪根本就没把老对手放在眼里。既做终端品牌,又做零组件,比亚迪新故事似乎有着消费电子时代三星的影子。

过去一年,比亚迪市值超过5000亿,成为亚洲资本市场大赢家。此次比亚迪半导体拆分上市,获得机构300亿估值。

对于正续写第三场战役剧本的比亚迪,市场正期待不已。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